帕加尼影视24小时服务热线:400-9999-360

中国商业电影为何在娱乐强度和深度上双重阳痿?
2015-05-29 15:43:56   来源:帕加尼影视管理有限公司    点击:

《复仇者联盟2》卖了13亿,人们依然对这个成绩不满意,称它“外强中干”,首周过后大幅缩水;《战狼》《左耳》卖了5亿,大家都惊为天人,称前者是票房黑马,后者以小博大。“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人们看事物都有一个预设目标和期待值,《复联2》和《战狼》《左耳》在人们心中,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电影。真正令人感到困惑的是:同样是渲染视觉奇观的“高概念”电影,《复联2》为何票房表现不如《速7》,前者比后者在中国市场似乎上更有商誉血缘?

 

答案也许很简单:中国市场还没发展到能够以同样的吞吐量连续消化两头票房巨兽,如果两部电影的上映顺序做一置换,也许结果就大不一样了。简单盘点一下,2015年二月的春节档,国内市场月度票房首次破40亿元,之后的三月份市场进入一个疲软期,此后逐渐反弹,在《速7》的助攻下,传统的4月淡季档大盘再次开出超过41亿票房。《复联2》登场的5月,影市已经进入此消彼长的相对低谷。上映将近三周,《复联2》已然强弩之末,票房走势基本见底,预估在15亿左右。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是时候青梅煮酒论英雄了。

 

艺术片的流通和商业片的质量

过去的两个月,《速7》和《复联2》合起来攫取了中国市场将近40亿的票房,你吃肉来我喝汤,除了《速7》登场前《咱们结婚吧》和《战狼》已经拿回大头,两强片对接的中间被《左耳》和《何以笙箫默》捡了个空档以外,其他电影要么陪练要么被碾压,《万物生长》1.4亿和《赤道》2亿也都远远低于预期。应该说,这种赢者通吃的“马太效应”波及到了市场上所有的类型,不管是中国电影还是外国电影(《贵族大盗》《超能查派》表现平平),无论是严肃艺术片还是娱乐商业片(《我是女王》《重生爱人》票房惨淡)。然而舆论场上讨论激烈的是几部艺术电影的排片问题,而不是华语商业片“战五渣”的困局。一个艺术家声嘶力竭的呐喊,当然比几部商业片“烂大街”更具话题性,可事实上,后者才是中国电影在这场影市震荡后需要严肃思考的问题。

 

对于中国电影而言,主要矛盾不是艺术片的流通,而是商业片的竞争力。艺术电影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娄烨2000年拍摄的《苏州河》曾是全球发行最卖座的艺术片之一,他在接受媒体访谈时说,“今天的电影寻找受众是在全世界范围内,这已成为一个惯例,很可能导演在本土不受欢迎,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受欢迎,这是特别正常的事”。即便是艺术电影在中国的流通,培育观众和建立艺术院线都不是短期内能够解决的问题。需要迫切解决的是中国商业片的质量问题,《速7》首映一天就可以拿到4亿多票房,而4亿在目前的竞争格局下对于一部国产商业片都是值得欢呼雀跃的总票房了。事实上,“票房一日游”的悲惨遭遇,商业片比艺术片更为常见,只是多数情况下它们更没存在感而已。

 

长期以来存在这样一种现象:中国电影年产量虽然很高(仅次于印度、美国),然而能够进入影院的国产片,仅占年总产量的30 %左右;其中能够收获较高票房的,只有少数;而能够盈利的,更是少之又少。外国电影从最初的10部分账片发展到现在的60部左右引进片(34部分账+30左右“批片”),以数量的弱势占据了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优势。配额制对中国电影是一种产业保护措施,但因有限名额限定,优先进入中国市场的都是好莱坞工业制作水准最高水平的电影,长期的浸淫对观众观影趣味造成了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无疑堆高了普通观众对国产商业片的期待值。当观众对国产电影粗暴地贴上“烂片”的标签时,流露的出的是对国货的极度不信任,而这种不信任在实践中的表现就是用脚投票。《速7》《复联2》风雨过后,最值得反思的问题是:我们为何没有这样的票房巨无霸生产能力,本文仅从“娱乐的尺度”这个角度作一探讨。

 

好莱坞的强度和宝莱坞的深度

电影本质上是大众娱乐,而娱乐大众应该是一门特别高级的手艺。娱乐感染大众,说到的拼的是想象力和穿透力,前者是娱乐的强度,后者是娱乐的深度。如果说好莱坞的特效大片代表了电影娱乐的高强度,最近以《我的个神啊》让中国这个友邦惊诧的宝莱坞电影则代表了电影娱乐的厚深度。下面就谈谈中国商业电影娱乐的“尺度”。

 

《战狼》是一部精彩的军事题材电影,但在娱乐格局上其实相当保守,说是一场边境战争,其实就是我军开动了大量军备武装歼灭几个刑事罪犯。一个巴掌拍不响,既要设置反派,又不能在银幕上打破中国“和平崛起”的形象,能搞成现在这种拧巴样已经很费神。军事动作片不一定非要放置在一个战争背景下,电影本来可以产生很多戏剧冲突的可能性,比如倪大红入境是为了获得一批血清,而这批血清可以被用来研制专门针对中华民族的基因武器,这个本来是个特别有戏剧性的桥段,在好莱坞电影里也很常见,但是囿于各种原因,生化武器的设置仅仅在片中起了一个很小的点缀作用。吴京透露,因为没有人拍过这种题材,他没有实例参考,所以拍摄筹备和审批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不过,轻松过审也让吴京略后悔自己有点保守:“为了顺利通过,自己就先做了一部分阉割,这个电影没有参考,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要对制片人、对军区负责,七年的时间,不能因为一时的逞强,而影响了整个大局”。

 

如果说《战狼》显露出了中国商业片娱乐强度的局限性,《赤道》则表现了娱乐深度的局限。以往为了避免麻烦,港产警匪片都会绕开大陆:香港人自己解决自己的麻烦,这部电影把东北亚地缘政治作为背景,要拍一部政治惊悚片。电影中王学圻演的大陆情报长官,从头到尾一副“这个家我做主”的架势,张口闭口基本法。想要映照港陆关系却表达得如此拧巴,全片的戏剧冲突围绕“祖国在下一盘大棋”而展开,可人物行为动因一直模糊,对王学圻演的人物的深层次刻画并没展开。仅仅通过剧情在最后的强行翻转把张学友教授化为反派,以此来印证王学圻行为的所有合理性,这实在是过于牵强。导演有过《寒战》这样剧作严谨张弛有度的作品,拍成这样估计是遇到了“不能克服的麻烦”。同样反映中港关系的戏出现在《变形金刚4》,影片中当香港出现汽车人大战危机时,镜头切到了北京,中国演员巫刚扮演的“国防部长”接到了香港警方打来的电话,他对着电话坚定地用中文说道:“中央政府一定会全力支援香港。”这句话是中方协拍负责人特意要求加进去的,并坚持任何戏份都可以剪,这句话一定不能剪掉,他希望通过这样一个电影向很多香港同胞去说,在你们出现危机的时候,只有中央政府会支持你们,而且是不遗余力的。

 

传统的电影审查一直默认电影的内容与现实之间存在一种认知上的高度对应性,许多假定性和游戏性更强的类型,如灾难片、恐怖片、科幻片、犯罪片往往很难得到充分的发挥空间,即便是《战狼》这样一部“主旋律”题材电影,也受到类似的限制。中国的电影审查在实际操作中还存在双重标准,涉及到当下和本土的内容往往受到更为严格的限制,对于非当下非本土的内容往往则更为宽容。与其说审查更关注的影像内容对观影者道德与行为的影响,不如说更为关注的是影响内容与社会现实的对应关系。当好莱坞大片随心所欲地把城市炸个底朝天,我们却在想方设法想着如何实现“强戏剧冲突”大中华区合理转移——港(《风暴》)澳(《澳门风云》)台(《痞子英雄》)随便哪里,只要不在大陆打家劫舍就行。香港导演王晶在对此深有体会,他在拍一部商战剧时直言“因为内地股票监管更严格,有些戏剧性的素材不太能用,香港比较自由化一些,可以表现很多戏剧性的冲突。还有一些反派的戏,很多桥段放在内地不能用,但放在香港就能用”。

 

中国电影的产业化是最大的政治

 

在一篇标题为《我不相信,你能猜对我们的结局》文章中,贾樟柯写道“2003年,在北京电影学院,那天大部分所谓的‘第六代’导演被宣布解禁。有一位政府官员说,今天我们给你们解禁,但你们要明白,你们马上就会变成市场经济中的地下电影。随后将近六年的时间,我亲身经历了新的、来自市场的冷酷”。之前谈艺术电影的中国困境时,我曾经提到,管理部门在制定公共文化政策时,没有将艺术电影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给予资金补贴,而这基本是欧洲的惯例。原因其实也好理解,管理部门和艺术电影创作者存在一种相互不信任,对什么是艺术无法达成共识。然而,在商业电影的生产中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众所周知,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是时下最重要的政策导向。有关部门已经下发《关于返还放映国产电影上缴电影专项资金的通知》,对高技术规格的商业片给予资金扶持,但这还远远不够。

 

如今世界,软实力在国家综合国力占据重要地位。应该承认电影不仅仅是商业,是艺术,也是国家形象和价值观的传播载体,只有实现了销售,这种政治、经济、文化的隐形广告才能有效,所以说:中国电影产业化是最大的政治。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电影产业化进程加快,配额制加上档期上不成文的保护主义调控才使得国产片在本土市场份额上略占优势。相比之下,印度电影在本土市场却牢牢占据90%以上市场份额,他们却没有保护主义的制度。一个民族电影工业的保护核心在于培育观众,以观众的选择形成自然保护。如果说之前大家对电影审查的印象还停留在制造“禁片”,限制了国产艺术片的发挥与流通,那么现在,“事事较真”“处处痒痒”的盯防和以策万全的“自我阉割”,已经极大阻碍了中国商业电影的进一步发展,使得中国商业片的娱乐强度在好莱坞大片面前不值一提。中国电影创作在表现空间上和好莱坞处在一个不对等的位置,呈现出某种意义上的“片面最惠国待遇”。

 

任何社会转型、大变革时代都是艺术的黄金时代。中国正从一个传统社会过渡到一个现代社会,急剧的社会变迁使社会关系、人际关系、家庭关系都处在不管调整中,人们的价值观、心理状态都在转型中动荡、变化,现实生活本身提供了比任何戏剧都更富戏剧性的素材,也提供了比任何故事更具故事性的传奇。对于中国观众而言,不仅仅需要好莱坞式的白日梦,更需要电影这面镜子来反映心灵的变异和世界的变迁,通过电影来与同样处于转型时期的其他人分享苦难、迷惘、快乐、渴望,通过电影来理解、面对、解释眼前遭遇的现实。可以说主场优势——更加直接连通观众对现实的体验,是中国电影对战好莱坞的绝对长板,这是拓展中国电影“深度”方向所在。然而现实所提供电影工作者表现的空间十分有限,如大家所见,都集中到了青春片和都市喜剧上。陈可辛导演在这一方面是个能手,他小心翼翼地游走在规则边缘,拍完了改革开放企业家致富和打拐题材,这又做起了举国体制下的另类体育明显——李娜的传记片,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那样游刃有余。

 

按照35%左右的票房增长率,中国会在两三年内成为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而2017年电影配额会再次谈判,市场将会更加开放。我们不能总是依靠档期保护等手段维持51:49的电影大国本土市场的体面。“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苹花不自由”——迈向好莱坞式的娱乐强度和宝莱坞式的娱乐深度,是时候让中国电影“大尺度”亮相了。

 

【文/杨文山】

 

上一篇:国产电影: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无休止拔河
下一篇:【行业交流】影院建声 , 一个亟待引起重视的问题

分享到: 收藏
行业新闻
公司动态 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