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加尼影视24小时服务热线:400-9999-360

混合所有制形式在电影产业中的应用
2014-09-09 15:10:30   来源:帕加尼影视管理有限公司    点击:

\
中国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最大精神财富就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收获,这一条理论收获源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基本方针。正是基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十八大之后国家面对疑惑重重的国企改革再次大胆地提出了混合所有制的思路。而所有的改革都是因为遭遇了难以解决的问题和发展障碍,所有路径的设计都是因为已经没有别的路、不创新只有死路一条。混合所有制就是要避开传统国有体制很难适应市场的固有毛病,引入民营企业的管理办法以适应市场的通常规则。国有体制看重资产管理,但是在市场经济的总格局下,资产的保值增值不是静态概念。很长时间以来人们就已经发现了流失与坐失的趋同性。也因此,只要是资产管理便都要涉及经营问题。而经营一定是面对市场,不是坐在真空里的。

当市场经济已经成为资产管理的普世价值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强调资产的纯粹权利没有意义。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普世价值所到之处,连国家主权都受到挑战。在市场经济的总格局下,一个企业的所有权同样面对市场经济普世价值的基本挑战:所有权很重要,但它必须向市场化的经营管理作出让步。也因此人们曾经大胆地提出过两权分离的改革方法,但是这种办法很容易成为国有资产流失,成为少数人瓜分国资的藉口。事实上,所有权很难以字面上的理由不去关心经营权的事情。怎么分离,分离到什么程度,分离之后如何回到所有权的保值增值上,真正成为所有者的资产丰收而体现所有者的真正所有,而非分离了就好像所有者已经不太像所有者一样?这就是中国一代人的实践在花去了巨大的时间成本后,让一些人先富起来又先进监狱之后仍旧未能使国企在市场竞争中成功提高效益的内在原因。

混合所有制不是着眼于分离,而是相反着眼于“混合”,即整合所有权和经营权的优势,让所有者更加“所有”,而让经营者更加“市场”。混合所有制和两权分离之间的区别不是文字游戏。这一定是下来中国改革的创新之举,是很大胆的企业创新。两权分离曾经让一些国有企业的管理人员戴着国有企业高管的帽子,员工们顶着国有企业主人翁的身份,但是却千方百计地为私人牟利。企业管理的负能量在于从高管到普通员工都分不清自己的社会角色。当所有者身份和管理者身份分歧出现的时候,大家完全视怎样令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动,国家利益则被置之一边。两权分离的腐败因子十分突出,高管们缺乏理想信念就一定会完全陷落成为某种利益团体的代言人,最后所有权就完全成为一个空壳。

我还是一个企业中层管理者的时候曾经被总经理这样问过,这个公司是谁的?我答道当然是国家的。因为我服务的这家企业是完全的国企。但是总经理告诉我,不,这个公司是我们的。我很叹息。这就是所有者和经营者角色一分为二的悲剧。本来是一,但在分离的理论指导下变成二。高管们的人格分裂了。最可怕的是,由于所有权对管理者的要求和经营权对管理者的要求不一致,很多企业一再被不具备市场化经营能力的管理者把持,而他们作为管理者却是深为所有权体制认可的。所有权体制委派到国企的管理者通常不是从市场化的角度选人,而是从官场上选人,因为官场就是所有权的体制所在,这里的人事任命完全按照所有权体制的信任度提拔,并且完全按照级别晋升。个别确实能干的人才在这种体制下晋升到高级管理者位置时,已经完全为体制所同化,也已经完全认同于体制的文化与价值观,而忘记了本来市场化运作是不必要考虑干部提升的级别的。

以官场的价值观提拔干部早已成为了国企的一般规律,在貌似合理的两权分离的改革思路提出二十多年之后,国企成了官场的跑马圈地平台,成为了腐败的滋生地,所有权体制要求的保值增值没有实现,而改革的初衷则完全成为了历史的笑柄。看看电影界的国企吧,究竟有多少家集团今天还能冲在行业的最前沿,在整个大盘迅猛上升的大好局面当中,看看本来江山一统的国企还占有多少份额?此足以说明,国企多年来的改革真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1990年代广州三剑电影学社有过很好的实践,他们主动和当时的广州市电影公司合作,共同运作当地的国产片市场。办法是广州市电影公司管理影院,而聘请三剑学社代理宣传发行影片、运营市场。在这之后,一部部在外地很难成功营销的国产片接二连三地在广州市场成功上映,广州市场一跃而为全国瞩目的国产影片推广重镇,而广州市电影公司在全国国有电影公司中的地位也迅速跃升。三剑学社和广州市电影公司的实践尝试还算不上混合所有制,但是,将国有的体制和市场的体制通过一种机制结合起来发挥最好的功能,创造最大的效益,他们却远在二十多年前已经做了很有意义的尝试。

不是把国有企业的管理一分为二,而是把国有体制和市场体制合二为一,所有权和经营权在各自的范围发挥作用由统一运作,相得益彰,效益奇佳。在这里,混合不是混淆所有制的形式,而是它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规律,即影院的资产所有者同样是很关心效益的,在市场经济总格局之下他们同样要面对上级机构的监督与考核,这就是他们愿意接受市场高人一起来联手运作的动因;市场的能人们要的不是影院资产的所有权,要的只是在这块平台上创造市场价值,追求自身与社会的共同成长,越是能人越是迫切地渴望找到这样的机遇、实现这样的价值、创造辉煌的人生。双赢,这就是混合体制的必然结局。与两权分离理论最明显的不同之处在于,三剑学社当年与广州市电影公司实现的混合运营没有出现各自社会角色的混乱,三剑实实在在只是做影片的市场营销,而广州市电影公司也实实在在地管理好自己的影院,配合三剑的营销。他们的混合双打一直拿下了诸如《狂吻俄罗斯》、《七七事变》、《一个独生女的故事》、《红樱桃》等等国产片的全国瞩目的骄人票房成绩。

双方之间所以各自都不会产生角色的混乱,一个原因是这种混合的合作是建立在契约基础上的。三剑和广州市电影公司在进入合作之前全部签订平等协议,规定好各自的责权利,也规定好公平协商的合作态度,各自的人格与法人身份都得到清晰的确认。有人这样问我,三剑学社不是一家企业,怎么能够承担法律责任?我是这样回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每一个公民都必须对宪法和法律负责,因此应该能够承担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问者哑然。角色清晰,才有责任的清晰。责任清晰是做好事情的核心关键。两权分离于国企改革最终不了了之,很大原因在于角色混乱以致责任不清。今天搞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件事情应该是厘清过去的两权分离和今天的混合所有制的区别,再不要以为又是让国企的管理者同时担任市场化运作角色,也再不要削足适履地把原来市场化人才塞入国有管理体制当中了。资产归国有,运营交市场。前者的角色要求管理者(人)是国有企业体制身份,后者的身份则完全应该来自市场,始终市场。如果原来是国有体制的身份,则一旦成为市场运营者,就应该转换成市场化身份。在身份清晰的基础上以契约方式结成合作关系,从这里诞生出最基础的混合所有制形式出来。

 


上一篇:【优秀国产影片展映】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
下一篇:国产片风暴来袭!影业营销人士更看好国庆、重阳档期

分享到: 收藏
行业新闻
公司动态 行业新闻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